WTF!?

追不上

       “哈,啊~哈!啊~”刺目的灯光晃了陈一龙的眼,汗水从额角流向下巴,砸在纯白的演出服上,留下一道水渍。x把这个美妙的场景拍下来,贴在满满当当的墙上。血红的夕阳透过窗帘溜进房间,正好把这张照片严实的笼罩在x的阴影之下。

官方应援贴/明日舞王/陈一龙
龙珠官方应援,      想知道陈一龙是谁吗?他是陈将军的大儿子,那个从小到大的别人家的孩子,戎国第一机甲学院机甲格斗系第一名,世界青年潜力榜第七,新时代偶像团主舞担当。他涉猎的范围极广,文武双全,还会跳舞,即是娱乐圈的宠儿,也是战场新星。这样的一龙你喜欢吗?各位“龙珠”们记得为明日舞王里的一龙多多打call哦!

x先生:    一龙今天还是这么漂亮,这么完美的下颌骨线够我舔一年!【图片】舞台上的你真是光彩照人,下一次会怎么撩我呢,小妖精,你在床上的声音能比这更刺激吗,我很快就会知道了,不会很久了,我的甜心。【音频】

陈一龙的小娇妻:     噫,又是这个死变态,他到底是怎么搞到比官方还清晰的照片的,还有这段音频到底要在怎样的距离下才能录到这种能把舞台背景音过滤掉的声音。不管是一龙的舞台表演还是机甲比赛,都能看到这人的第一跟拍消息,到底是有多恶心,才能跟踪到这种程度。

一龙的小骚猪:     感谢x提供的高清舔屏照和睡前音频!您缺不缺小弟,我能帮你抬摄像啊!

路人甲一龙迪斯科:     说实话,我也觉得有点夸张,几乎每场一龙的style,这人都有,而且比官方给的还清楚,又查不到这人的ip地址和个人信息,还老是发表奇怪的言论,感觉很危险的样子。但是,也无所谓了,反正一龙是国家机甲格斗排的上号的,而且有粮也挺好。

小星星:      插一下楼,现在骂鹿本伟还有赞吗?

最爱陈一龙:      一龙的生日倒计时30天开始,你们都准备送啥礼物?参考一下啊!

一龙身下受:       卧槽,感谢楼上提醒一龙生日,我该掏出祖传宝刀祭出我的祖传心意隔空送给一龙!

。。。。

龙家军扛把子:   才几分钟,都水这么多楼了,你们单身几百年了?话说这回帖子一楼又是这傻x,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能在每个关于一龙的帖子发布的时候都抢到一楼的,几百个帖子一起发,他都能是一楼,这也太奇怪了吧。

×先生:     迎娶一龙倒计时30天开始,虽然我媳妇还没进门,但还是先跟我姓吧,从现在起,所有的关于一龙的推送,都会是写朱一龙。这帖子我封了,这网站垃圾服务器根本不够看的。

------------封贴----------

       修长的手指翻完这篇被称作“朱一龙事件初”的帖子,陈一龙陷入了沉思。关于自己的推送,无论怎样在上传之前确认系统安全,上传后没过5分钟,自己的名字都会从陈一龙改成朱一龙,搞得自己的新粉都认为自己姓朱,有的老粉也被洗脑了,无论是舞台下的灯牌还是竞技场上的横幅,都有人印“朱一龙加油”。“啧~”难得自己也会露出这种皱着眉头的表情,真是讽刺。这篇帖子里相关人员的信息都被深挖,却没人能找到这个x先生真实身份的一点线索,这人到底是什么人!
       咔嚓,几乎无声的相机拍下了这一幕,黑暗的房间里抖动的肩膀暴露了主人的狂喜,那件事以后才三天就让这个美人露出这种稀有表情,果然是一步好棋。得好好准备婚房了,毕竟,27天后,我的一龙,朱一龙,就要来了。







脑洞文,有跟踪狂描写,随缘更新,基本太监,,,,就这样。

双龙物语2

一目视角: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孩子,他长得真漂亮,钟灵俊秀,细眉薄唇,高鼻亮眼。他那一头闪着黑曜石光泽又像海草般细腻的头发,配上那般优秀的脸,除了惊才艳艳,以外,我没有其他的想法了。也许,看到他,我才明白了青行灯对我说当她看到妖刀姬,那句一眼万年是什么意思。
       他是西村的守护者,按理应该吃用不愁,身强体壮,但是他意外的走路很轻,身上也没什么肉。他代表村子缓缓的把祭品放在东西两村边界时,他吸引住了全场人的目光。我听着西村人带着敬畏的赞语和东村人嫉妒的低语,突然对这个漂亮的孩子有了极大的兴趣。于是,我做了一件让我悲伤了很久的事情,我授权了东村一个机灵的少女小崇巫女的位置,教了她一些巫术便于处理村子的事物和对荒进行监视。小叶黑瘦黑瘦的,整个人却有活力的就像只小豹子,她失去了父母,却坚韧的活了下来,修补渔网,换洗衣服,叫卖鲜鱼,样样在行。我赐予她神力,当她看见自己皲裂的皮肤恢复白嫩,干瘪的身躯变得饱满时,眼里的动容和惊喜,我至今难忘。

小崇视角:
       今天,我脱骨换头了!不对!是脱胎换骨!唉脑中突然塞进这些奇怪的知识可把我混乱坏了。真没想到俺这样旮旯头里生出来的杂草小虫也有开花成蝶的一天!不对,不对。是真没想到我这样出身低微的女子也有扬眉吐气的一天!嗯!顺畅了!以后就这样说话!
       赐我力量的是一目大人吧!?那般美丽,果然是神灵才有的风姿啊!一点都不比西村的那个荒差!呸呸呸!我怎么能拿我们高贵的一目风神大人和那个一看就是运气好的神棍相比呢,一目大人比他帅一百倍!
       居然要我监视荒,一目大人为何对他有兴趣?那样生来就拥有一切都人,有什么内涵吗?他被奉为神子,从小没有吃过一点苦。和我这样的杂草女孩根本没有可比性,一目大人让我做了神使,应该是喜欢我这样的虫系女孩吧,别看我表面柔弱,我什么都会做!一目大人不仅是风神,还是我一个人的至尊神邸,我一定会保护好风神大人的!让我来看看是哪个幸运的人被我抓来排查是不是风神大人的威胁!
       萤火虫流连在我的指尖,传声虫一刻不停的飞舞。我密切的注意着荒和两个村子间的动向。一目大人每次都对我的情报赞赏有加,却一直对荒青眼有加,报告10句话,明明9句村子1句荒,一目大人却会追问荒的情况,让我补到20句!一目大人到底看上这个荒哪点了,他明明没什么内涵!(一个人蹲下握住了一只小黑手,“你还好吗?站的起来吗?”我费力的抬眼看这个人,长长的头发,一看就知道没干过重活的双手,声音?男孩子吗?呵,和倒在泥坑里的我一点都不一样啊,哈哈哈哈~怎么能说人不一样呢,明明整个世界都不一样啊。又是这种眼神,我猜我的眼睛里一定爆出了血丝,我讨厌这些人,不是欺负我没有爹妈,就是操着怜悯的眼神,自以为是的给我温暖。我猛的抽回手,竭尽全力的站了起来,晃了几下站定了,勉强问他“不用你假惺惺!你叫什么名字?”他愣了愣,收回了不知所措的手,缓缓露出一个笑容“我叫荒。”荒?真是好名字,我没有回话,也没有告诉他我是谁,心里冷笑着一瘸一拐离开了。。。)我猛然想起了这段久远的记忆,那个好看的少年,和当年那个欠揍的小孩重叠到了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他真是活的精彩又优秀啊,无论在什么时候,都那样的引人注意,和我这种小虫一样卑微的人不一样,接下来一目大人会怎样呢,把我的神力收回去,重新赐给荒吗?毕竟他可是“神使”啊,被神青眼很正常不是吗?不知不觉,我的指甲掐进了我的掌心,等我缓过来打开,已是一片鲜血淋漓。

石岸妖视角:
       时间很平和的过去,荒还是那么的显眼,不止我一个人爱盯着他看,我注意到东村的巫女小崇也很注意荒,除了每月一次向一目大人汇报的日子,她的传声虫就没离开过荒十米的范围。这孩子不会喜欢荒吧,我不禁莞尔。毕竟这穷乡僻壤的,长相高贵的孩子,也就他两了。要我想象有个黑瘦黑瘦的孩子跟荒一起穿白无垢,也太埋汰荒了。说起来,小崇这孩子一直都长这么好的吗?这么漂亮的孩子?我怎么没啥印象。
       我静静的看着小崇,很安宁的表情,秀气的脸庞,青涩的身段,和荒果然很配啊。“石先生,石先生?”小崇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没有给出反应,毕竟我现在神识寄托在祭坛上,谁会和一块没有生命的大石头讲话呢,不过我不记得村里有姓石的人啊,也没有石垣之类的。我还在琢磨着她在叫谁,“石先生?我们海之岸的灵魂啊,请回应我的呼唤!”“!?”我发出了惊异的气音?难道真的是在和我说话?“石先生,你终于回答我了,太好了!”她稚嫩的脸上荡开一个美丽的笑容,和荒一样动人心魄。想到那个善良又优秀的荒,我对小崇无端多了几分亲密,“东村的巫女啊,呼唤我有什么事吗?”“石先生,我听说只要消失了人类的信仰,连神都会化为妖是吗?”“是的,一旦信仰消失,一切拥有神性的神或人,都只剩下消散和堕落为妖这两条路了。”“真是多谢石先生替我解答了,来日我在多准备些鲑鱼子祭拜石先生。”这只是件令我惊讶的小事,却不知道为何被我记下了这么多年。小崇在那次以后,再也没有问过我一句话。我身为可以自由移动神识的妖怪,存在感也像是分摊在了巨大的原身上,稀薄的很,除了这些新生的浪妖以外,这是我唯一交流过的人。

小崇视角:
       我很紧张,那张卷轴上写的都是真的,那也有办法使荒堕落为妖了?今天,我的枕边突然出现了一张卷轴,上面写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比如我们一直生活的海岸实际上是存在感稀薄拥有神识的妖怪,通过特殊的跪拜舞祭祀高台,便可与他短暂对话;又或是,,,如何让神或神使堕落为妖的方法。。。院子里的草唏唏嗦嗦,也许有什么动物在动吧,不过这不重要,刚才的实验成功了,石妖真的存在,那这个方法也是真的喽?
       我默默看了几遍,烧掉了卷轴,几个月过去了,我什么也没做,直到荒做出了那个预言,和第二张卷轴的到来。
       我虽然不待见荒,但是我没必要害他,风神大人如此温柔,就算他选了荒做他的神使,也一定不会亏待我,我不贪心,只要能在一目大人身边,偶尔说句话就满足了。那张卷轴是什么厉害的人送来的,我也管不了了,既然他能无声无息的靠近我的枕边,说明能力不低;既然他没有杀我,说明我没有威胁到他,那么就没必要报告给一目大人让他烦心了。至于那个方法,还是烂在肚子了,早点忘掉吧。随着结论的做出,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绽开笑容,接待询问的村人。
       荒的新预言是东村即将毁灭,我心头一跳,想着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一目大人。不过,毁灭了也没关系,一目大人没事就好,提前叫村人离开就是。换好巫女服,刚刚准备开门去祭坛,脚踩到了一个卷轴,打开一看,我的手微微发抖,立刻把它烧了。烛火照着我的脸变幻莫测,终于,我下定了决心,拉开了纸门,走向祭坛。


原创剧情,套用了几个人物,不喜勿喷。不知道你们猜出小崇妹子是谁没有,是一个恩人是一目连的可爱r卡哦!我挺喜欢她的。

双龙物语1

       夜,太黑了,无序的海浪冲刷着海岸,把铁壁似的黑岩侵蚀的奇形怪状,而我就是一股刚刚化形的海风,挣扎趴在最大的岩石上,为我初生的鲜明五感心惊。
       “你化形了?”一阵苍老的声音传到我耳边,“谁?!”我震惊了,刚刚拥有的咖色皮肤上寒毛根根立起,我摆出了防御姿态环顾四周。“咳咳,别紧张,孩子,我是这一片黑石的意识,我也是一种特殊的妖怪,由于体积,我没法化形。”察觉到的妖力波动不似有假,我渐渐放松下来。“咳咳,这就对了,孩子。我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月了,我看过很多妖怪在这里化形变妖,也包括神使,甚至是神明。你应该相信我没有恶意。”缓慢的话语中带有一种使人安定的力量,我盘腿而做,“老头,你吹牛都不打草稿的?你能看看我这种小妖化形也就算了,哪能看得见神使化形?而且神明变妖?那怎么可能?”也许是我不以为然的口气逗乐了老石头,也许是这个黑沉沉的天太寂寞了,那个苍老的声音带着怀念响起:“孩子,你别不信,你想听的话,我可以把这个故事讲给你听,我给这个故事起个名字吧,双龙物语,也不算辱没了那两位大人。”我沉浸在拥有听觉的兴奋中,就算这个老石头给我唱最炫民族风我也愿意,急不可耐的我向老石头催促:“老石头,有话快讲,这双龙物语到底是什么故事?”一阵气响起,“哦~老石头?现在的孩子真是会起外号,也罢,这段故事也是时候找人讲讲了。”

老石头视角:
       许多年以前,我身上的凹痕还没有这么多,每天的活动就是看着腥咸的海风与海浪不停的冲刷我的身体罢了。我附近有2个大的人类村落,东边的信仰风神一目连,富饶强大,西边的人并没有信仰,除了靠海吃饭,他们大约什么也没想,贫苦困顿。有一天,西边的村落诞生了一个俊秀的男孩,他拥有预知一切的能力,小到窗边何时会落下一只蝴蝶,大到什么时候会出现毁灭村子的灾难,他都知道。人们称他为神使,为他取了特殊的名字--荒。
       荒平常只在村落的神社中活动,只有偶尔才会到海边来确认自己的预言是否成真,虽然说是确认,我认为实际上他只是像个普通的孩子想来海边玩玩而已。因为他的特殊性,每次他出行,都伴随着或多或少的村民,保护他,监视他。神社的地面是我的身体铺设而成,我每天都感知到他看透了无数未来,变得成熟而纯真。我一边惊异于他与神交流的资质,一边想着他大概会这样为村子贡献力量,一直到老死吧。但是,有一天,他的预言出错了。
       靠海吃海,靠我自然就用我。不止西边神社用我当材料,东边的村民由于生活尚可,除了神社,大多数村民的家中,也用我做灶台,打门槛。我挺喜欢东村的,虽然敲碎了很多我的身体,但是也让我庞大的身躯有了新的价值。只可惜,它就要灭亡了。没错,我知道它要没了,要问我为什么知道,那是因为刚刚,荒说,东村后天会被海啸毁灭。荒是货真价实的神使,我能证明,虽然我不知道他和高天原沟通的手段是什么,但13年了,他的预言从没错过,这已经足以让我信服了。
       西村的人们早就看东村的人不爽了,听到这个消息,暗暗欢喜的人不在少数,也有部分两村通婚人士为此事感到担忧,于是这部分人连夜赶到东村,希望自己的亲戚朋友赶紧离开村子。东村的人也久闻荒的盛名,他们明白荒说的话一定会成真,可是也不愿意放弃自己这么多年的家业。于是他们第二天向风神祈愿了:一目连大人啊,请保佑我们的村子不要被海浪毁灭,我们会一直信仰您的,请您保护我们。我不以为然的看着这场祭祀,一边心疼自己的身体又少了一部分被拿去做祭台,一边考虑到风神并不管海浪的事物,根本无法保护村庄,我的眉头先拧后松,这毕竟是没办法的事,风神大人如果想要越权,那要给的代价可就大了。
       可是我真的没想到,东村真的幸存下来了,海啸来势汹汹,可是在大风的吹打下,完美的避开了村子,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我每天都听着荒预知今天海岸哪里会受到严重的冲刷,哪里会平和多鱼易捕捞,来决定今天调低哪一片身体的感觉灵敏度,毕竟虽然我不惧冲刷,也会有轻微的痛感与疲劳。在我准备好接受海啸洗礼的皮肤没有被冲碎的时候,我为荒感知到了一丝危险。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风神本人,还是优雅的神明的他,一袭粉色长发如梦似幻,他精致的面孔让我短暂失神,能让我赞美到如此地步的生物,除了荒,也只有眼前的这位神明大人了。让我震惊的是,虽然风神的外貌是一个可爱的少年,却拥有极为坚毅的判断力,我看着他的一只眼睛流下血泪,逐渐变得暗淡无光,缠上雪白的纱布,然后用无悔的表情,吹散海啸。我突然明白了他变的这么强的代价是什么,用神明永恒的一只眼睛换取注定只会短暂存在的村庄,值得吗?
       神迹很快散去,无影无踪,我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小小的神社。这是荒的一次小小的失误,我和西村的人都这么想,等他调整好了,荒还会像以前一样,带来准确的预言,让村子越来越好,也许会比东村更加富有安宁。荒的守护,也许比风神大人的更为全面和理性,这是我私下的想法,可惜我实在是太天真了。风神大人逆天改命的事情带来了蝴蝶效应,本应在没有东村人的情况下出现的未来,被打的一片稀巴烂,从那以后没有一只蝴蝶在正确的时间照访荒的窗框,蝴蝶效应带来的后果一次次的挑战村民的底线。人类,说到底也就是一种自私的生物,意识到荒现在已经没有价值的时候,我当初不妙的预感似乎要应验了。

突然的脑洞,随缘更新,我脑中的双龙故事,借用了一些设定,没有考据,不喜勿喷。

致多情种--尤兰

       我的尤兰小宝贝,完结了,你可还开心?我1米7,你1米9,爱你的我想给你一个拥抱,尽管我踮脚,却还是需要逼你低头弯腰。我想你的一生,也跟这个抱抱一样,无论爱与不爱,充满了妥协。
       你的前几世拥有威跟你的缠绵,是你灰暗人生的一抹亮色。你身份高贵,风骨高洁,尽职尽责,在稚嫩的你第一次受到痛苦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呢?丘尔爱你,他也有才能,却不是你爱的对象,不止是因为最后用不转世作为代价救你的不是他,而是因为威,他也跟你一样,同样是最有希望的王储,同样想打断父子相残的痛苦连锁,同样不肯放弃用自己的力量帮助弱小。可是,威没有时间,因为爱所以脆弱,轻易的选择了一条绝路,让你在茫茫人生中愈加憔悴。
       尤兰啊,对你来说,到底是慢慢等待却求不得,找到了却来不及,他已被杀的时候孤独痛苦,还是找到了他却不听你解释,一味被蒙骗欺辱你的时候崩溃难以为继呢。威变成了莱欧,他还是那样高贵,拥有才华,善良,尽管人种不同,你还是被他的内在吸引了。但是你的内心很明白,这,只是短暂的相逢。人族,能有多少年?莱欧的寿命和圣雅人的寿命不等的这个认知,让你卸下了所有的傲骨,你想的,想委屈,想撒娇,因为最初的你以为你们还有更远更远的未来,在莱欧这一世你吃点亏没关系,于是你收起了棱角,用弱者的姿态,选择让莱欧支配你。可是莱欧明白你的强大,你一味的忍让加上诅咒的加持,让莱欧急于用伤害你致使你带来的原谅来确认自己是否还被你爱着。莱欧的本质还是威,他总会不定时的冒出保护你的举动,尽管他伤你最重,至始至终他只爱你一个,我想,你没有爱错人。只是莱欧不知道这相逢是短暂的,是你抢来的,他以为是永恒。人族的一生所能想到的最美好的爱情,就是2个人没有隐瞒,厮守终生。他没有庞大的寿命积累的智慧,没有了高贵的出身带来的对丑恶争斗的适应,即使他是威,也不是原来的那个威了。他的一次一次伤害让你愈发明白这点,在最后的最后,你们终于爆发了你爱谁的争吵。多情如你,智慧如你,明白这不是什么值得解释的事情,因为你爱的一直都是同一个人。然而莱欧和一个普通人类一样,带着普通人类的祈愿,想要一个普通人类的答案,却没有得到。这就是神与人的爱情吗?即使神一再的忍让,人不明白的,还是不明白。人总有一天会明白很多道理,时间是个好东西,他能让一个聪明的人变得博学,变得通透,可是你们最缺的就是时间,最初是寿命短的他缺,逐渐逐渐变成你缺。鼻子一酸,你为啥会缺时间呢,你本来会过很多日子,会活很久很久,活到你不想再活为止,活到下一个威的转世,但是痛苦使你什么都不能放弃,因为你的才华与通透,生命成了你的梦魇。
       尤兰,你永远记得当初的誓言,那是一个完美的期待,但是莱欧不记得了,漫长漫长的黑暗过后,终于有了不用流泪的明天。从圣神那里要来的100年,不仅是你和莱欧的救赎,也是我的救赎。依稀记得威带你悄悄去看你们的最终归属地时,你们彼此之间眼角眉梢的笑意,又想起你准备好了一切却苦寻威不得,让房屋一年一年荒芜的无奈,到莱欧终于明白珍惜,你却消失的疯魔,到最后的最后,房屋等到主人归来,悲喜交加的你们。我鼻子又是一酸,这是你们该得的,不过分,真的不过分,人生如一场大梦,你们现在是该做美梦的时候了。
       生而彷徨,生而动荡,这是尤兰为王的写照,当尤兰不再是王了,他有权享受这一刻的安宁,多情。
       


       尤兰,我爱你,不是身为读者爱纸片人的爱情,而是正正经经的态度,如果我有能力拥抱你,能不能用你滚烫的胸膛,有力的心跳,告诉我你会过得很好,不用我担心。我相信你会的,因为你是我向往却无法成为的人啊,你不值得美好,那就没有人值得美好了。写到这里,风吹起了我及腰的长发,是你答应了我的要求吗?那你一定要过的越来越好啊!

                                                -----爱你的wtf @醉歌慢舞




太太,你也要过的好,要过的每天开开心心,因为网络上的羁绊都使我对你充满了牵挂,那你一定是和尤兰一样美好的人。

放放我家几个儿子的美颜和我大儿子的肉体

准备等皮肤票子够了,买个枫染秋色,给吞吞的后宫添件新衣服。哈哈哈,笑疯,5只小天使!趁酒吞不在,我就能左拥右抱,背后站一只替我敲背,左右大腿各坐一只。我真是太幸福了!

荒野求生1

       吕陈秘密交往,曹郭双向暗恋设定
     “各位观众老爷们,大家下午好!现在我们的老总wtf!突发奇想设立本次荒野求生活动,只要达成一个小小的条件,500万奖金等你来拿!准备好了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报名联系方式:xxxxxxxx。”陈宫/郭嘉/曹操/吕布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于是都自己悄悄的报名了。
      “为了增加比赛的趣味性,参赛选手人数不公开,资料不公开,赢得奖金的方式只有一个!就是在明天中午之前穿越草海到达山顶!草海的前半部分并不难过,只是后半程中密布各种陷阱,比如沼泽!草海分界线是龙王庙一座,请参赛者务必记得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出了事故本大会概不负责!另外请参赛者务必不要有任何语言交流,一切路程都由自己独立完成!如果违反,立刻取消参赛资格!”陈郭曹吕内心os:就知道这比赛有诈!
      “呱次,呱次。。。”天渐渐的黑了,陈宫费劲的拨开眼前比他人还高的破草,看着眼前的破庙忍不住都要骂街了。破庙的牌匾残破不堪,庙墙惨不忍睹青苔遍布还挂着个“方圆十里只有这里能歇脚,暂住的都和平点别折腾这破庙了”的烂木块,一进里面更加被扑面的灰尘给呛了正着。陈宫忍不住开了个无双清了块干净地方,又顺手整理好了不知道闲置了多久的大地铺,就匆匆出去找地方洗脸了。
       "西索,西索。。。"夕阳收起了半张脸,郭嘉早就跟着陈宫来到了破庙附近,却一直蹲在草里不出来,等陈宫整理好了地铺才慢悠悠的拨开草:“哈哈哈,没想到公台也参加了这场比赛,那就多谢公台为嘉清理好了床铺,虽然这地贼硬,出门在外,也只能将就了。”郭嘉选了个最干燥平整最里面的位置面朝里躺了下来。
       “咔次,咔次。。。”夕阳全部落下,只剩一点晚霞余晖映照。曹操极其不耐烦的对草又是踹又是折断的把自己折腾出来,正好看见了郭嘉的背影,霸气一笑,跟着进了破庙。曹操紧挨着郭嘉躺了下来。
         “喝!哈!”此时晚霞余晖也即将散去,在这可见度极低的情况下,吕布挥舞着方天画戟砍倒了一大片草找到了破庙,依稀见到个发型夸张的矮子进去了,略加思索,除了曹操那骚包谁还会留那么丑的双马尾?吕布一边吐槽着自己倒霉即将和曹操暂住一间房的事实,一边提着方天画戟进了庙。庙外太阳完全下山,庙内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吕布索性不去注意曹操躺哪,直接往正中一躺就要休息。
        陈宫洗脸回来,正好看见吕布的伟岸身影进了庙门。刚想激动的叫他,突然想起了这次比赛不允许有语言交流,便安静的跟着吕布进了庙,躺在了外侧,吕布旁边。
        陈宫只躺了一小会就心痒难耐,忍不住想对吕布动手动脚,又迫于规则。。。突然陈宫灵光一闪,比赛只说了不准有言语交流,没说不能有“肢体交流”啊。于是兴奋的陈宫开始缓缓抱住吕布的背,刚想把手往下伸,却被吕布迅速的捉住手腕,利落的往庙外一扔。。。吕布心里想,这曹操真骚包,绯闻不断,还传言他是个gay佬,果然不假,连室友谁都不知道,就敢动手动脚,得亏这天太黑,不然我把他揍的连他的挚友郭嘉都不认识。庙外的陈宫:……。默默的重新爬进庙里,缩着心里想以后再给吕布随便碰自己就是个傻子!
         曹操挨着郭嘉躺着正爽,自个琢磨着天色越来越暗不揩点油拿拿福利就不是他曹操的性格,突然就缠在郭嘉身上。。。。
         待续。。。。


彩蛋:荒野求生结束后,西装革履的吕布面对人模狗样的曹操一直是一副鄙视加看基佬人渣的眼神,让曹操特别不爽,虽然他的确是。于是他往吕布的汤里放了一大瓶芥末放在了吕布的位置上,没想到临时有事被wtf!老板叫走了,放下汤先去办事。郭嘉晃悠悠的过来,把曹操和吕布的汤碗换了一下,当没事人似得回了自己的作位。曹操回来拉起来就是一口,脸上土色遍布,神情好笑,足足娱乐了郭女王半个月!

再吵我都想退粉了

刷个tag,被一堆表情包污眼睛。一个文一个人,撕成这样也是厉害了。雷安圈安静吃点粮不行吗,多大人了,多大点事,闹的满城风雨的。人品不好就疏远唾弃一下行了。而且他的文有毛病吗?完全没有,ss看看就行,人官方ss怎么没见你们bb,莱娜小姐别说是人渣了,连根人毛都没剩下。暗黑风怎么了?再说人都已经道歉了,各退一步不好吗?人品不好,大家不理不就行了。天天撕逼,烦的我这种白嫖党想退粉,高高兴兴进来看280更新,结果一大半是表情包,我是出于热爱每个都点了举报,但是心情如同刚刷完马桶。这事怎么解决,我头脑有限,想不出来,随便发个牢骚,骂骂这见了鬼的水军。天知道我还要举报多少表情包,真恶心。

我的妈,激…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看了b站av6075598以后,(⊙o⊙)哇( ’ - ’ * )(๑❛ᴗ❛๑)(◍ ´꒳` ◍)(*/ω\*)⁄(⁄ ⁄•⁄ω⁄•⁄ ⁄)⁄ヾ(●´∇`●)ノ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