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F!?

热3

        酒过三巡,陈宫的手脚都有些发虚,他酒品不错,醉了就红着脸坐着不言不语,别看他表面安安静静的,内心可是极其奔放。陈宫大着胆子看着吕布,他隐约觉得自己喜欢吕布,不同于吕绮玲对父亲的崇拜之爱,也不同于张辽对主公的敬爱,更不是杂兵的那种由惧怕导致的倾慕。可是最初自己与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是什么时候变质的呢,陈宫想。
        吕布注意到了陈宫的目光,腰杆不由的又挺了挺。本来2人就巨大的身高差又拉大了一些,显得陈宫在吕布的眼里更加小巧。吕布对陈宫的印象永远是在俯视45度角,是看脸的最好角度,他太小了,甚至没有自己的女儿高。尽管他有着作为乱世男子该自卑的身材,万幸这张脸还能够入眼。吕布想着,眼光不由得盯在陈宫的脸上不动弹了。巴掌大的娃娃脸,脸上的胡子估计是为了增加威严故意蓄的,与平时精明活泼的样子不同,带了点迷茫天真的红脸竟然让吕布觉得陈宫有些可爱。张辽注意到了他们的对视,拱手到:“主公,军师醉了,辽愿带军师回营。”吕绮玲一听,忙道:“辽将军,军师就交给父亲大人带走吧,我们2人,留下安排士卒们吧。”张辽听了也不再坚持“那就有劳主公和吕姑娘了。”
        吕布感受到了自家小棉袄的贴心,也不再扭捏,扛起陈宫就走回家自己的营帐。陈宫呆呆的趴在吕布肩上直视吕布的脸,他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到吕布的脸,与吕布常年俯视他的角度不同,他看吕布永运是仰视,显得吕布腿长腰宽,端的是人中豪杰霸气无比,在这炎炎夏日之下,更是镀了层金光,宛若战神下凡。尽管他平时看吕布的目光已经极为热切,可是由于角度问题,他无法细细描摹自家战神的眉眼。遇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当然不能放过。陈宫酒壮怂人胆,忍着自己胃部被肩甲磕着的不适,扒着吕布的手臂,摸了摸吕布的下颌骨。吕布察觉了他的小动作,制住他的手顺便甩下他,用公主抱的姿势继续走。啊,好热,不知道是吕布的体温高还是自己的脸热,自己的手蜷缩在吕布手里,陈宫觉得自己都快被这天热化了。
        帐中灯火通明,刚才察觉陈宫小动作的时候,吕布突然心血来潮,也想效仿刘大耳与曹操对待心腹谋士那般,秉烛夜谈抵足而眠,一点也没想到自家军师醉成这个样子还怎么能好好的同他聊天下大事。
        床上的陈宫样子恹恹的,今天的酒委实多了些,回营路上又兴奋过度,加上白日里处理军务的疲劳,陈宫闭上了眼。吕布发觉他睡着后,并未发难,而是绞有兴趣的盯着他的睡颜看着。望着陈宫,他想起了那个陈宫叛逃的曹操,这两个人都矮,不像自己高大威猛,没有胡子也显得霸气非凡,剃了还显得利落大方,他们这是为了弥补身高的不足,为了树立威信,才留着这有些滑稽的胡子的?“哈哈哈”吕布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笑声惊动了床上的陈宫,他缩了缩,躺的更正了。吕布望着陈宫极其正经的睡相,动了为他剃了胡子的心思,这小东西平时活蹦乱跳的,跟谁说话形象压不过,就拿身份压人,等他没了胡子可还能这么精神的乱跑吗。说干就干,不一会,光洁的娃娃脸就出现在了吕布的眼底。
        好看,吕布心想,吕布见过美女,尤其是那有三国第一美人之称的貂蝉,吕布是喜欢貂蝉的,不然也不会为她和董卓翻脸,可是现在他无法专注于貂蝉了,那抹粉红出现了一瞬,便被他丢到了角落。吕布不是一个爱忍耐的人,他大言不惭的用着自己才喝了酒,醉了不用委屈自己的理由,用着清醒的头脑吻上了陈宫的唇。


作者:瑟瑟发抖,武神大人办事,我好方,要不要围观?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