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F!?

作假

        陈宫第一次见到吕布的时候,就决定这个男人是他的了。跟着曹操从战场回去后,陈宫就患了相思症,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全是吕布身染鲜血和他头上的红翎交相辉映的样子。
        曹操发现了陈宫眼底的青灰,出于对军师的关心问了一句。陈宫自动调整了一个得体的微笑“无事,没睡好罢了。”曹操没有发现陈宫的作假,离开了。不久,陈宫背曹迎吕,并拉了曹操多年好友张邈下水。陈宫记得曹操看自己的最后一眼,没有为什么的吃惊与疑虑,只有噬骨食髓的怨毒。陈宫很满意,加上终于跟随吕布的如愿,陈宫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飘了。看在曹操也娱乐了自己那么久的份上,陈宫决定再送他几份大礼。
        陈宫顺风顺水的在吕布身边谏言,顺便把曹操打的如同过街老鼠,也不知曹操呆在范城那种小县城里有没有被气炸。跟这种貌似不好相处的人处好关系,再把这种表面骄傲的人尊严全部打碎,亲眼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品尝他的不甘,简直是人间快事,用一个词来说,那就是愉悦?
        曹操玩够了,接下来就是吕布了,现在的局势很好,谁都没有怀疑身为吕布第一军师的我有何异心。陈宫拿着密简上郝萌求援的信息,露出了一个纯洁的微笑。吕布,壮士也,非命世之才,连命世之才曹操都被玩弄到露出那种表情,吕布会带来怎样的快感呢。吕布,三姓家奴吗,也许他也是和我一样追求愉悦的人?不管怎么说,今夜多多指教了,吕布大人。
        同计划一样,营地乱了,郝萌非常完美的扰乱阵营,只可惜下邳城过于坚固,一直未能攻下。吕布虽不怕攻打,但由于不知是谁叛乱,便带着陈宫逃向高顺营寨。高顺问吕布对造反之人可有猜测,吕布说只记得那些兵士俱操河内口音。高顺立刻猜到是郝萌造反,连夜攻打郝萌,天明方息。陈宫端坐不动,郝萌营寨易守难攻,只等3天,高顺吕布粮草耗尽,自己坚守不开大门,大事已定。但出乎意料的是曹性背郝,和高顺只一晚便击杀郝萌,无可奈何下开城欢迎,想必吾命休矣。
        果不其然,曹性供出了自己,想到自己几乎完美的计划被此宵小打乱,陈宫原本惨白的脸都气红了,刚想说一堆绝命之前的豪言壮语,却整个人都被吕布揉进怀里,用力揉搓。吕布说“我不信。”陈宫愣住了,吕布也有些别扭,第一次如此亲近自己的军师,竟是在这种情况下。陈宫也忘记了上次对自己如此亲密的人是谁,但是,很安心。郝萌之叛不了了之,陈宫坐在帐内,还没反应过来自己仍活着,他知道底下士兵有颇多对他的流言,但在吕布的严令禁止下,从没传进他耳朵里,陈宫觉得吕布和曹操作为提供愉悦的对象有些不一样了,同样面对他的背叛,吕布为什么没有露出怨恨的眼神呢。陈宫一直想到军务处理完毕,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但是吕布的确被放在了心上。


作者:这篇不打算写有名的倒贴陈,也没打算写原定的病娇因爱生杀意的梗,因为我发现要是写原梗就要先曹陈/陈曹再吕陈比较合理,但是吧,我对曹陈陈曹无感,没文力,就改了一下设定,把陈宫先爱改成吕布先爱,下篇我再撒关于吕布咋喜欢陈宫的狗血,垃圾作者垃圾文,ooc突破天际,不用期待,蹲墙角画圈圈。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