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F!?

困1(接热4,文风诡异预警)

        陈宫想睡觉,简上的文字已经跳动扭曲的糊里八涂,可是吕布还没有回来。
        陈宫喜欢吕布,稀里糊涂的喜欢,也稀里糊涂的被上,最后还稀里糊涂的在一起了。记得醉酒完的隔天,陈宫从被子里醒来,哆哆嗦嗦可怜巴巴的看着吕布的时候,吕布一巴掌拍他头上“昨天发生了啥,你还记得吗?”陈宫诚实的摇了摇头“吕布大人,公台不记得了,就是感觉好疼,尤其…尤其是…”“尤其是什么?”吕布尝试着挤出一个笑容想稳住,结果陈宫更害怕了,“不不不,吕布大人,我哪里都不疼!”吕布当时就不乐意了,一拍床板就要发怒,吓得陈宫面无人色。吕布看了陈宫这小眼神突然心软,心里一嘀咕,这发展不对啊,昨晚上好不容易用隐晦的方式咨询完自家闺女事后该怎么帮被上的人清理,结果被自家亲闺女鄙夷的体无完肤,最后小心谨慎的求她帮陈宫弄好。今天陈宫起来不应该是感动至极,直接主动投怀送抱的剧本吗?居然跟我玩失忆?这波作者的骚操作学不来。(作者默默拔出美工刀,最后失忆很正常好不好?醉酒强了也就算了,你还玩睡奸,一次就算了,你还…吕布大人我错了,快收起你的大风车!顶锅盖跑路。)
        清咳一声,吕布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昨天你向我告白了。”“嗯…嗯?!”无视陈宫震惊中带着羞涩的美色,吕布继续说:“你还要求我以后必须在你睡前来一发。”陈宫的脸红成了小苹果“…吕布大人请忘了这个要求吧,大概是公台酒后胡言,所以…”吕布一个手势打住陈宫的话“我没答应。”还没等陈宫松口气,“接下来我跟你说了,你必须在我操完你之后才能睡,你答应了。”“吕布大人,这个…这个不行。”陈宫急了,“军师,你想违背自己的诺言吗?”吕布玩味的看着陈宫,“不是这样的,我…”吕布再次打断,并且再接再厉,“军师大人,如果你对我的诺言仅仅是因为是在酒后许诺就不愿意遵守,那我能不能信任你说要永远效忠我的话语?”“…”陈宫觉得好有道理的样子,但又感觉哪里不对?不过还能怎么办,只能答应他了!
        今天依旧努力批军务的陈宫,又多加了一样任务:眼巴巴的等吕布回来操他!
       


彩蛋
作者:公台啊,你老这么胡里八涂的不行啊,都已经被吕布吃干抹净了,还要被他耍的团团转。
陈宫:我也不想的啊,作者大大你帮我想个办法呗。
作者:这太tm好办了,俗话说,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那啥,来来来,公台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吕布:哪个啥啊?(和善的微笑.jpg)
作者卒—享年xxx岁。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