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F!?

双龙物语2

一目视角: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孩子,他长得真漂亮,钟灵俊秀,细眉薄唇,高鼻亮眼。他那一头闪着黑曜石光泽又像海草般细腻的头发,配上那般优秀的脸,除了惊才艳艳,以外,我没有其他的想法了。也许,看到他,我才明白了青行灯对我说当她看到妖刀姬,那句一眼万年是什么意思。
       他是西村的守护者,按理应该吃用不愁,身强体壮,但是他意外的走路很轻,身上也没什么肉。他代表村子缓缓的把祭品放在东西两村边界时,他吸引住了全场人的目光。我听着西村人带着敬畏的赞语和东村人嫉妒的低语,突然对这个漂亮的孩子有了极大的兴趣。于是,我做了一件让我悲伤了很久的事情,我授权了东村一个机灵的少女小崇巫女的位置,教了她一些巫术便于处理村子的事物和对荒进行监视。小叶黑瘦黑瘦的,整个人却有活力的就像只小豹子,她失去了父母,却坚韧的活了下来,修补渔网,换洗衣服,叫卖鲜鱼,样样在行。我赐予她神力,当她看见自己皲裂的皮肤恢复白嫩,干瘪的身躯变得饱满时,眼里的动容和惊喜,我至今难忘。

小崇视角:
       今天,我脱骨换头了!不对!是脱胎换骨!唉脑中突然塞进这些奇怪的知识可把我混乱坏了。真没想到俺这样旮旯头里生出来的杂草小虫也有开花成蝶的一天!不对,不对。是真没想到我这样出身低微的女子也有扬眉吐气的一天!嗯!顺畅了!以后就这样说话!
       赐我力量的是一目大人吧!?那般美丽,果然是神灵才有的风姿啊!一点都不比西村的那个荒差!呸呸呸!我怎么能拿我们高贵的一目风神大人和那个一看就是运气好的神棍相比呢,一目大人比他帅一百倍!
       居然要我监视荒,一目大人为何对他有兴趣?那样生来就拥有一切都人,有什么内涵吗?他被奉为神子,从小没有吃过一点苦。和我这样的杂草女孩根本没有可比性,一目大人让我做了神使,应该是喜欢我这样的虫系女孩吧,别看我表面柔弱,我什么都会做!一目大人不仅是风神,还是我一个人的至尊神邸,我一定会保护好风神大人的!让我来看看是哪个幸运的人被我抓来排查是不是风神大人的威胁!
       萤火虫流连在我的指尖,传声虫一刻不停的飞舞。我密切的注意着荒和两个村子间的动向。一目大人每次都对我的情报赞赏有加,却一直对荒青眼有加,报告10句话,明明9句村子1句荒,一目大人却会追问荒的情况,让我补到20句!一目大人到底看上这个荒哪点了,他明明没什么内涵!(一个人蹲下握住了一只小黑手,“你还好吗?站的起来吗?”我费力的抬眼看这个人,长长的头发,一看就知道没干过重活的双手,声音?男孩子吗?呵,和倒在泥坑里的我一点都不一样啊,哈哈哈哈~怎么能说人不一样呢,明明整个世界都不一样啊。又是这种眼神,我猜我的眼睛里一定爆出了血丝,我讨厌这些人,不是欺负我没有爹妈,就是操着怜悯的眼神,自以为是的给我温暖。我猛的抽回手,竭尽全力的站了起来,晃了几下站定了,勉强问他“不用你假惺惺!你叫什么名字?”他愣了愣,收回了不知所措的手,缓缓露出一个笑容“我叫荒。”荒?真是好名字,我没有回话,也没有告诉他我是谁,心里冷笑着一瘸一拐离开了。。。)我猛然想起了这段久远的记忆,那个好看的少年,和当年那个欠揍的小孩重叠到了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他真是活的精彩又优秀啊,无论在什么时候,都那样的引人注意,和我这种小虫一样卑微的人不一样,接下来一目大人会怎样呢,把我的神力收回去,重新赐给荒吗?毕竟他可是“神使”啊,被神青眼很正常不是吗?不知不觉,我的指甲掐进了我的掌心,等我缓过来打开,已是一片鲜血淋漓。

石岸妖视角:
       时间很平和的过去,荒还是那么的显眼,不止我一个人爱盯着他看,我注意到东村的巫女小崇也很注意荒,除了每月一次向一目大人汇报的日子,她的传声虫就没离开过荒十米的范围。这孩子不会喜欢荒吧,我不禁莞尔。毕竟这穷乡僻壤的,长相高贵的孩子,也就他两了。要我想象有个黑瘦黑瘦的孩子跟荒一起穿白无垢,也太埋汰荒了。说起来,小崇这孩子一直都长这么好的吗?这么漂亮的孩子?我怎么没啥印象。
       我静静的看着小崇,很安宁的表情,秀气的脸庞,青涩的身段,和荒果然很配啊。“石先生,石先生?”小崇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没有给出反应,毕竟我现在神识寄托在祭坛上,谁会和一块没有生命的大石头讲话呢,不过我不记得村里有姓石的人啊,也没有石垣之类的。我还在琢磨着她在叫谁,“石先生?我们海之岸的灵魂啊,请回应我的呼唤!”“!?”我发出了惊异的气音?难道真的是在和我说话?“石先生,你终于回答我了,太好了!”她稚嫩的脸上荡开一个美丽的笑容,和荒一样动人心魄。想到那个善良又优秀的荒,我对小崇无端多了几分亲密,“东村的巫女啊,呼唤我有什么事吗?”“石先生,我听说只要消失了人类的信仰,连神都会化为妖是吗?”“是的,一旦信仰消失,一切拥有神性的神或人,都只剩下消散和堕落为妖这两条路了。”“真是多谢石先生替我解答了,来日我在多准备些鲑鱼子祭拜石先生。”这只是件令我惊讶的小事,却不知道为何被我记下了这么多年。小崇在那次以后,再也没有问过我一句话。我身为可以自由移动神识的妖怪,存在感也像是分摊在了巨大的原身上,稀薄的很,除了这些新生的浪妖以外,这是我唯一交流过的人。

小崇视角:
       我很紧张,那张卷轴上写的都是真的,那也有办法使荒堕落为妖了?今天,我的枕边突然出现了一张卷轴,上面写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比如我们一直生活的海岸实际上是存在感稀薄拥有神识的妖怪,通过特殊的跪拜舞祭祀高台,便可与他短暂对话;又或是,,,如何让神或神使堕落为妖的方法。。。院子里的草唏唏嗦嗦,也许有什么动物在动吧,不过这不重要,刚才的实验成功了,石妖真的存在,那这个方法也是真的喽?
       我默默看了几遍,烧掉了卷轴,几个月过去了,我什么也没做,直到荒做出了那个预言,和第二张卷轴的到来。
       我虽然不待见荒,但是我没必要害他,风神大人如此温柔,就算他选了荒做他的神使,也一定不会亏待我,我不贪心,只要能在一目大人身边,偶尔说句话就满足了。那张卷轴是什么厉害的人送来的,我也管不了了,既然他能无声无息的靠近我的枕边,说明能力不低;既然他没有杀我,说明我没有威胁到他,那么就没必要报告给一目大人让他烦心了。至于那个方法,还是烂在肚子了,早点忘掉吧。随着结论的做出,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绽开笑容,接待询问的村人。
       荒的新预言是东村即将毁灭,我心头一跳,想着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一目大人。不过,毁灭了也没关系,一目大人没事就好,提前叫村人离开就是。换好巫女服,刚刚准备开门去祭坛,脚踩到了一个卷轴,打开一看,我的手微微发抖,立刻把它烧了。烛火照着我的脸变幻莫测,终于,我下定了决心,拉开了纸门,走向祭坛。


原创剧情,套用了几个人物,不喜勿喷。不知道你们猜出小崇妹子是谁没有,是一个恩人是一目连的可爱r卡哦!我挺喜欢她的。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