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F!?

热2

        等到批阅完毕,已然入夜。望着军帐中不知添了几次油的灯愣怔了一下,出去拉住卫兵:“吕布大人回来了吗?”卫兵一看是陈宫,拱手回到:“武神大人今天被人约了去那城西新开的妓馆看看,还未归。”陈宫听完有些闷闷的:“吕布大人真是的,大战在即,也顾得寻欢作乐。”卫兵看陈宫面有忧色,道:“军师大人不必过于担心,武神大人不会输的,与其让武神大人在开战之际带着过度的精力,不如现下消耗一些,在战时也好有更多的转圜余地。”陈宫勉强点了点头,卫兵告退。
        陈宫刚准备去营回家,竟远远的望见吕布回来了。平时威严高大的男人咋看之下和平时没啥区别,陈宫的目光落在他手中提着的酒和他有意无意瞟向吕绮玲的目光猜出了经过,在心里微微摇了摇头,肯定又是大小姐怕他为她寻个母亲,亲自去妓馆提人了。“啪”吕布把手里的酒往台上一放,“诸位,我今日听说那怡红院老鸨有用新法子酿制的几壶好酒,特地去求得来,为诸位解解这夏日的暑气。”陈宫耽在吕布狂傲的声线里,听的他说暑气,下意识的瞄了瞄吕布的领口,竟一时红了脸别开了目光,不敢看。原来是吕布也嫌这日头太过毒辣,把衣襟敞开,露出了大半胸膛。陈宫正担心要不要提醒吕布注意形象,突然想到吕布是刚从妓馆回来,许是被那馆子里妓女扒的,本来暑气上脑的身子突然冷了下来。陈宫搓了搓胳膊,拱手道:“吕布大人,公台已吹了不少凉风且酒力不胜,就不打扰大人与诸位将军的共饮了,恕臣告退。”吕布心里本来就没底,一听他这话心里立刻恼了,动手把人提了放在自己身旁“不准,坐下一起喝!”
        时间倒退至中午,在陈宫想着吕布的同时,吕布在外也想着陈宫。他想着陈宫那么聪明的人会不会猜到他现在正为这毒辣的日头而发着牢骚,想着陈宫那么小巧一个人会不会被这烈日晒化了,等他回去就见不到了,越想越心慌,忍不住打马吼道:“今天已巡逻结束,回营!”吕绮玲一听大惊“父亲,我们才巡了两里多路,现在回营委实不妥。”吕布虽然为人任性妄为,但是自己女儿的面子是给的,于是止住了想要传命的传令兵并屏退了后,望着吕绮玲说了句“我想陈宫了。”吕绮玲一时怔住了,知父莫若女,随口答道“父亲必是忧心军师被暑气侵扰,绮玲听说城西最大的槐树下曾有高人埋下几坛消暑好酒,等巡逻完毕派人去寻来给军师解暑便是。”酒?吕布想起陈宫过去在桌上强撑的表情,也没多花心思,叫了传令兵来“今天我们去巡城西!”吕绮玲:…


作者:最最最最…污的醉酒梗来了,要写吗?要写吗?要写吗…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