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F!?

双龙物语1

       夜,太黑了,无序的海浪冲刷着海岸,把铁壁似的黑岩侵蚀的奇形怪状,而我就是一股刚刚化形的海风,挣扎趴在最大的岩石上,为我初生的鲜明五感心惊。
       “你化形了?”一阵苍老的声音传到我耳边,“谁?!”我震惊了,刚刚拥有的咖色皮肤上寒毛根根立起,我摆出了防御姿态环顾四周。“咳咳,别紧张,孩子,我是这一片黑石的意识,我也是一种特殊的妖怪,由于体积,我没法化形。”察觉到的妖力波动不似有假,我渐渐放松下来。“咳咳,这就对了,孩子。我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月了,我看过很多妖怪在这里化形变妖,也包括神使,甚至是神明。你应该相信我没有恶意。”缓慢的话语中带有一种使人安定的力量,我盘腿而做,“老头,你吹牛都不打草稿的?你能看看我这种小妖化形也就算了,哪能看得见神使化形?而且神明变妖?那怎么可能?”也许是我不以为然的口气逗乐了老石头,也许是这个黑沉沉的天太寂寞了,那个苍老的声音带着怀念响起:“孩子,你别不信,你想听的话,我可以把这个故事讲给你听,我给这个故事起个名字吧,双龙物语,也不算辱没了那两位大人。”我沉浸在拥有听觉的兴奋中,就算这个老石头给我唱最炫民族风我也愿意,急不可耐的我向老石头催促:“老石头,有话快讲,这双龙物语到底是什么故事?”一阵气响起,“哦~老石头?现在的孩子真是会起外号,也罢,这段故事也是时候找人讲讲了。”

老石头视角:
       许多年以前,我身上的凹痕还没有这么多,每天的活动就是看着腥咸的海风与海浪不停的冲刷我的身体罢了。我附近有2个大的人类村落,东边的信仰风神一目连,富饶强大,西边的人并没有信仰,除了靠海吃饭,他们大约什么也没想,贫苦困顿。有一天,西边的村落诞生了一个俊秀的男孩,他拥有预知一切的能力,小到窗边何时会落下一只蝴蝶,大到什么时候会出现毁灭村子的灾难,他都知道。人们称他为神使,为他取了特殊的名字--荒。
       荒平常只在村落的神社中活动,只有偶尔才会到海边来确认自己的预言是否成真,虽然说是确认,我认为实际上他只是像个普通的孩子想来海边玩玩而已。因为他的特殊性,每次他出行,都伴随着或多或少的村民,保护他,监视他。神社的地面是我的身体铺设而成,我每天都感知到他看透了无数未来,变得成熟而纯真。我一边惊异于他与神交流的资质,一边想着他大概会这样为村子贡献力量,一直到老死吧。但是,有一天,他的预言出错了。
       靠海吃海,靠我自然就用我。不止西边神社用我当材料,东边的村民由于生活尚可,除了神社,大多数村民的家中,也用我做灶台,打门槛。我挺喜欢东村的,虽然敲碎了很多我的身体,但是也让我庞大的身躯有了新的价值。只可惜,它就要灭亡了。没错,我知道它要没了,要问我为什么知道,那是因为刚刚,荒说,东村后天会被海啸毁灭。荒是货真价实的神使,我能证明,虽然我不知道他和高天原沟通的手段是什么,但13年了,他的预言从没错过,这已经足以让我信服了。
       西村的人们早就看东村的人不爽了,听到这个消息,暗暗欢喜的人不在少数,也有部分两村通婚人士为此事感到担忧,于是这部分人连夜赶到东村,希望自己的亲戚朋友赶紧离开村子。东村的人也久闻荒的盛名,他们明白荒说的话一定会成真,可是也不愿意放弃自己这么多年的家业。于是他们第二天向风神祈愿了:一目连大人啊,请保佑我们的村子不要被海浪毁灭,我们会一直信仰您的,请您保护我们。我不以为然的看着这场祭祀,一边心疼自己的身体又少了一部分被拿去做祭台,一边考虑到风神并不管海浪的事物,根本无法保护村庄,我的眉头先拧后松,这毕竟是没办法的事,风神大人如果想要越权,那要给的代价可就大了。
       可是我真的没想到,东村真的幸存下来了,海啸来势汹汹,可是在大风的吹打下,完美的避开了村子,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我每天都听着荒预知今天海岸哪里会受到严重的冲刷,哪里会平和多鱼易捕捞,来决定今天调低哪一片身体的感觉灵敏度,毕竟虽然我不惧冲刷,也会有轻微的痛感与疲劳。在我准备好接受海啸洗礼的皮肤没有被冲碎的时候,我为荒感知到了一丝危险。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风神本人,还是优雅的神明的他,一袭粉色长发如梦似幻,他精致的面孔让我短暂失神,能让我赞美到如此地步的生物,除了荒,也只有眼前的这位神明大人了。让我震惊的是,虽然风神的外貌是一个可爱的少年,却拥有极为坚毅的判断力,我看着他的一只眼睛流下血泪,逐渐变得暗淡无光,缠上雪白的纱布,然后用无悔的表情,吹散海啸。我突然明白了他变的这么强的代价是什么,用神明永恒的一只眼睛换取注定只会短暂存在的村庄,值得吗?
       神迹很快散去,无影无踪,我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小小的神社。这是荒的一次小小的失误,我和西村的人都这么想,等他调整好了,荒还会像以前一样,带来准确的预言,让村子越来越好,也许会比东村更加富有安宁。荒的守护,也许比风神大人的更为全面和理性,这是我私下的想法,可惜我实在是太天真了。风神大人逆天改命的事情带来了蝴蝶效应,本应在没有东村人的情况下出现的未来,被打的一片稀巴烂,从那以后没有一只蝴蝶在正确的时间照访荒的窗框,蝴蝶效应带来的后果一次次的挑战村民的底线。人类,说到底也就是一种自私的生物,意识到荒现在已经没有价值的时候,我当初不妙的预感似乎要应验了。

突然的脑洞,随缘更新,我脑中的双龙故事,借用了一些设定,没有考据,不喜勿喷。

评论(2)

热度(9)